宁宁

士兵本命,仙剑初心
中国队辽足荷兰队阿森纳伪球迷
什么都吃一点,喜欢在lof唠叨点有的没的,欢迎聊天~

发泄一下。

阿森纳十一连胜了。昨天戴着队长袖标的是拉姆塞,赛后记者问他会去热刺么,他说NO.

我很生气,也很难过……哪怕我们十一连胜。这不是事情该有的样子。我气傻逼高层无情无义莫名其妙,也气假装理性地表示不满球队做法但这是出于战术需要可以理解,而罔顾拉姆塞一直是阿森纳赢球时表现最好球员之一事实的球迷,如果事情真像某些媒体所说——虽然我现在并不相信——我也气现任阿森纳主教练的出尔反尔。

我难过于黑拉姆塞的人为什么那么多……他们都是我的同袍,我不知道他们是冷血还是真瞎,原谅我这么说。生平第一次我怀疑我比大多数人懂球。

如果他走了我会接受事实,但不是以这种方式。


ORZ寝室进蟑螂了,北方人表示第一次看到比小指节还大(而且大得多)的蟑螂,而且我们没打死让它跑了……忘了之前要说啥了,就这样吧。

电脑到啦,写点东西。


今天跟蛋蛋面基了,说实话有点紧张。这不是我第一次跟网络上认识的姑娘见面,不过每一次感觉都很不一样。和筱儿好像除了兴奋没什么特别的,当时只觉得这是个挺重要的时刻,不过来日方长;蛇蛇感觉像个可爱的大姐姐,我知道我可以把她当作一个素未谋面的亲人,我们会聊得挺愉快,只需要放轻松;但是蛋蛋……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不一样。我也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这种情绪,我不是一个擅长和人相处的人,可能是担心她见到我会有点失望?好吧我觉得可能确实在某段时间有一点尴尬……

因为足球认识了很多姑娘,蛋蛋是很不一样的一个(啊克制住自己不要恶意玩梗),更多的时候我们聊的话题并不只关于足球和阿森纳。认识她的时候我上初三她在高三,现在我上大一她在大四,她经历过很多我也经历过或还没经历过的,还是那样乐观纯粹。她比我大三岁,我今天才意识到,潜意识里我可能一直有种想法……希望三年后的自己能像蛋蛋那样。如果用通常意义上的“优秀”来定义,那我可能见过一些比蛋蛋更努力知识更多的人,但我没想过要像他们一样。蛋蛋的性格和品行……恰到好处就是我想成为的样子。记得她以前的lof签名是“希望写出让人开心的小文章”,我也想啊,但她做到了。我真喜欢她。

所以会有一点忐忑吧。不是不安,我今天下午很开心,和朋友在一起我都很开心。而是和蛋蛋聊到一些关于现实生活的话题,会让我不由自主地审视自己,就像和自己希望成为的样子对话,然后知道自己还没有那么好。比如说,平常写字发微博,涉及到蛋蛋的地方我会不由自主地认真起来,避免很多不规范的标点和日常聊天语言比如哈哈哈哈或者四个感叹号。不只是因为她在尝试使用规范的语言,更多的是因为我自己想去做这件事,但大多数时候懒散得不去做。希望我能以蛋蛋为目标做个更好的人。

蛋蛋明年要去北京啦,我还要在这座热得要死的城市待四年……希望今年能多约几次!

(好奇蛋蛋真名好久了,今天还是没好意思问2333

特别开心。
因为拉神的消息,昨天晚上一直觉得很不舒服,不是生气,就是……很困惑,很茫然。或许一个球队不是不能缺了谁……但我不明白为什么。那是拉姆塞啊。
我喜爱破厂的每个球员,我希望他们每个人都能好,如果可以,都能好好留在阿森纳。何况那是阿龙啊……
我真的很讨厌这种感觉,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只知道又有人要离开我们了。

刚刚刷到一条朋友圈——一个枪迷朋友的录取通知——突然开心了很多。
我那么爱破厂……不只是因为好看的红白球衣,赏心悦目的足球和价值观,不只是因为我热爱的教练和球员们。
还有因为喜爱阿森纳而认识的那些可爱的人们……我的朋友。
我一直觉得,破厂带给我最大的幸运,就是三年前让我在lof看到了那串群号。
我们的生活里不只有阿森纳,还有友情、梦想、家乡的美食、失望与希望……不一定都跟阿森纳密切相关。是破厂让我们聚在一起,然后我有幸看到了她们关于阿森纳之外的一小部分,看到她们的一点开心和难过,我的心情也随之被影响,就像阿森纳赢或输了一场比赛一样真实。多奇妙啊。

好吧,也许这都跟阿森纳有关,可能我们的一切都跟阿森纳有关。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和破厂都要走下去的,我不知道破厂会走到什么地方,但很开心我的朋友越来越好。

比阿森纳赢了比赛还要开心。

激动到浑身战栗。可还是不敢太过乐观。
其实我根本没看出你写了什么,这是基友的推测……尴尬了2333
无论如何,谢谢你,还给我留了一点希望。哪怕这只是个文字游戏,哪怕你只是想说Love is zero……这一点虚无的乐观的自欺欺人的希望,也足够了。

想吹一波又不知从何吹起

这不是词汇的贫乏,而是智商的退化……

只能说他们都太帅了,太**帅了!!!!

阿森纳这坑是真的跳不出来了……(好吧这个我很早就知道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啊朋友们

毕竟我们连下赛季教练席坐的是谁都不知道= =

出生在愚人节之后就是个笑话

突然发现自己未来将近一个月可能都会非常苦逼……

下周末学业水平测试,不出意外大概会一堆BCD;再下周末,我已经预见到了生日当天见证破厂输曼城,顺便得知教授不续约的惨状;再过一周月考,复习时间不到一个礼拜……413还可能会有一个无比冷清的士兵吧十一年庆——运气好的话。

当然也有可能:会考十科全A,月考蒙的都对,破厂大胜老爹续约,吧庆吹到明年愚人节……

别叫醒我。

*半夜抽风

 

我的人生就是天挂堆出来的。

友谊,最纯粹的时光、可以称之为信仰的东西,幸福的家庭,总是跟我站在一起的运气。

我是一个懦弱、懒惰、无所事事而又百无一用的人,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我所在意的几乎一切。

我还有那么多可以奋斗的目标,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把我因为懦弱和懒惰放弃的东西拿回来,为国富民强世界和平做点微小的贡献。

过去,现在,未来,我好像什么都不缺。实在是……何德何能。

小法要赢得他的第三个英超冠军了。

我呸。

【自嗨】【持续更】FM新手实录

记录一下玩FM的点点滴滴~主要是吐槽= =


之前用拜仁和米兰都开过档,但是对着满屏不咋认识的英文名一脸懵逼。后来试着开了个破厂,果然神清气爽。不仅人名都认识,而且大名单几乎短了一半……


游戏开始时间是2013年七月一日。因为之前开过一次档所以提前确定了夏窗要引进的俩新援,在马竞的费利佩和当时还在巴萨的大腿(当时厄祖就在队里了……我也不造为啥)。

7月3号,一千六百万报价大腿,还有三百五十万浮动条款,巴萨立马就接受了。只不过工资还是让我蛋疼了一下,十四万啊,瞬间超了工资预算

费利佩的转会本来也应该挺容易的,五号竞竞就接受了报价,问题在于……我没钱了。

不对,是你厂没钱了。




就是这么悲催……在跟董事会进行了两轮扯皮、在工资——转会预算上进行了精打细算的拉条之后,终于成功在一周之后凑足了转会费。



嗯这就是我这个夏天的转会资金,两千三百万……



而工资运算,直到现在还是超的。



7月17日,签下费利佩,我结束了这个夏天的引援……………………同时对媒体表示账户还没空……所谓七存息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嘛,我也不是只签了俩人,还给未来的球霸伊沃比同学提供了一份职业合同呢= =

咳咳,在踢了四五场友谊赛,被奥洛穆茨西格玛逼平又6-2赢了那不勒斯之后……新赛季要开始了= =

哦,还有个倒霉的国家队比赛日。



连伤俩主力!这游戏还怎么玩!!!!

左中卫只有姥姥,右中卫只有姥爷,姥爷伤了,万能的药队还没复出……我又开始思考那个世界性难题了:慕斯来之前你厂到底怎么熬过来的????

头两场连打曼城切尔西,尼玛……



老爹!我也知道要看死阿圭罗啊!然而怎么防啊!!!!

老爹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你们见过出来打联赛只带四个替补的么?!

就是我。

与此同时……


QAQ




绝杀曼城!!!!

从1:0到1:2到3:2绝杀!有一瞬间真的觉得,这就是破厂啊!!!!

好吧这不是破厂,我厂抱鸡队……


(TBC)

【G&D】记得回家

*放飞的球拟系列,想到哪儿写哪儿

*上周看到太子专访,说不出的难过。标题就是我想说的

*德比前发文能攒人品么……

*结尾潦草但我得上学了= =


“喂?”

听到电话中传来熟悉的声音,威尔希尔松了一口气,看到温格说自己不在英格兰的消息时他几乎以为这是无声的拒绝,好在Boss马上补充了一句:打电话给我。

他照做了,但拨出号码时手心里都是汗。

“Boss,是我,威尔希尔。”

“Jack,有事么?”温和的声音从海峡对岸传来,威尔希尔不知道教授是不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Boss,我……我想租借出去踢球。”

这太艰难了……一向直率的英格兰人在拨出这通电话前斟酌过每一个词句,以免造成任何误会。但电话另一边还是安静了好一会儿。他知道自己还是勾起了老人不愉快的回忆,急忙补充:

“我不是要走,我只是需要比赛……”

威尔希尔几乎能看到六十六岁的阿森纳主教练坐在他面前,苍老而疲惫。

“在这里你也能出场比赛的,Jack,我保证。”

“谢谢你,Boss,但我想每周都能比赛。你知道我的,当我能够常规地打上比赛,那我就可以回到高水平的。你知道我的性格,我需要比赛,如果我能离开我就能回到最佳……”

沉默。他不记得他与温格的对话哪一次如此艰难。最后教授终于松口:

“Jack,让我想想。”

那一天他们又聊了很多次,离转会窗的关闭只剩两天,但Jack知道他其实只需要说服温格。

最后一次交谈是在那天傍晚,教授又一次试图挽留自己的爱徒。

“留下来吧,Jack,我们有很多比赛,球队……”

“Boss,我只是想踢球。”

又是长久的沉默,但这一次,威尔希尔知道大局已定,教授会放他走,正如只要一句“球队需要你”,他就会留下。许久之后教授无声叹息:

“如果你坚持……”

 

阿森纳得知消息是在次日中午的天空体育新闻里,那时Jack已经在收拾行装准备离开伦敦。匆匆赶到的阿森纳盯着行李箱和两个手提包一阵语塞:他从没想过Jack会走。

面对面的两人太过熟悉,因而只能尴尬地对视,阿森纳看着Jack长大,而威尔希尔陪伴了阿森纳近二十年。

“伯恩茅斯……挺好的。”

“嗯,”Jack努力轻快地点点头,“Boss跟霍维打过招呼了。”

“为什么不去水晶宫?”阿森纳觉得自己已经知道答案了。

“伯恩茅斯挺好的,换个环境,你知道……”

威尔希尔用力合上后备箱。

“Jack,早点回家。”

落选国家队以来,阿森纳中场第一次真诚地笑出来。

“当然,放心吧。”

 

正因为这样阿森纳看到那篇专访时才如此烦躁,或许还有一丝他自己不曾察觉的愤怒。他没有一秒钟想过Jack会身披另一身球衣退役。只能是红白。

“Jack,你是认真的么?”电话里的阿森纳至少显得很平静。

“我不知道。”英格兰人一如既往的坦诚。

“我爱你,Ars,我只是……”

他只是有点厌倦了,厌倦了无休止的受伤和复健,厌倦了追逐那个才华横溢的十九岁少年。

说到底……他也只是想踢球而已。

这些他都没有说,但他知道阿森纳都懂。

“Jack,今天Boss也看了那篇专访,”阿森纳轻声说,“记得你不能辜负的。”

威尔希尔心里一颤。

哪怕向往安逸,他也不会忘记,北伦敦有他不能辜负的人。

“……我会的。”

阿森纳举着电话,轻轻吹了声口哨,表示接受这个承诺。

“那就好。记得回家。”